母亲的花手绢|漯河名城网——漯河门户网站,漯河新闻网,漯河发布

■陈庆

日月如梭、时光如水,似水流年淡去了我们许多的记忆,但始终淡化不了我对母亲的绵绵思念,母亲离开我们已数十载了,可她的音容笑貌、点点滴滴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萦绕。

母亲有个四角绣着兰花图案的手绢每天都带在身边,它是母亲的卫生用品、急用品,也是母亲充满爱心的购物袋。

我上小学的一次体育课做游戏不小心额头撞破,接到通知的母亲飞速赶到学校拿出兰花手绢轻轻地按在我的头上背起我疯了似的冲向了医院,当带有母亲体温、体香的手绢按在我头上时也不怎么疼了……

在赤日炎炎的盛夏,中午时分我会站在门前的台阶上垫着脚眺望远方,看见母亲渐渐走近时我会瞥眼母亲的手,当看到她手上提着花手娟我飞奔似的冲到母亲面前,妈妈笑咪咪地打开拆叠包裹了数层的手绢,是散发着奶香、飘溢着冷气的奶油冰棒、也或是豆香四溢的赤豆冰棒,这是妈妈隔三差五就会买给我们姐弟的。

数九寒冬里母亲经常会用手绢包裹着香热可可的擦酥烧饼、葱香四溢的椒盐卷、香糯油亮的京江脐子……下班时带回家给我们姐弟。在那个经济拮据、食品匮乏的年代母亲勤俭持家、熬夜做加工活贴补家用、自己省吃俭用,但母亲总会经常买些零食给我们姐弟吃,对我们姐弟总是疼爱有加、关怀备至……

唉!母亲早早地离开了我们,每每忆起母亲心头总隐隐作疼。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