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守望|漯河名城网——漯河门户网站,漯河新闻网,漯河发布

李伟锋

一曲《白发亲娘》,一生不倦守望。——谨以此献给母亲


杨柳依依碧,多像母亲的一针一线,纳我心上,抖开《游子吟》的暗香。

万爱千恩百苦,疼我,谁如父母。是谁说,每位母亲,都曾是羽衣霓裳的仙女,为呵护某个孩子,化身普通女子。

佛祖一定曾对投生的孩子说,不用怕人间步步惊心,你有你的守护神。这位守护神,你该叫她“妈妈”。

这位叫“妈妈” 的守护神,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自己却甘愿平淡无奇一辈子。

这就是母亲,我的母亲,天下母亲!

天下所有母亲,心的最深处都一样,柔软、多情。天下所有母亲,在孩子眼里都年轻漂亮、轻盈、洁白,是最温暖的风光。

做母亲,就是做上帝派来哺育孩子的天使。

做母亲,不为享受而生,只为慈爱而活。

做母亲,承受了一切该承受的,也承受了一切不该承受的。

 


母亲,您的嫁衣曾光鲜照人吧。您从明媚韶光里,褪下羽衣和梦想,收起光芒。

榴花照眼明,阳光洒满农家温馨的小院。炊烟袅袅招手,又似一支笔写满家事。

一垄月色,满把汗水,映着您铺满田野的歌唱。明净的家门里,您辛苦喂大晶莹的儿女。锅里煮着饭,院里喂着鹅,您手里还搓洗着衣裳,领一群娃,熬过瓜菜半年粮的苦寒时光。

谁知道——幼年的你,怎样逃走如飞,躲闪过饥荒兵祸;冒着热气的怦怦心跳,怎样躲过洪灾的惊涛骇浪,怎样在暗夜面对1976年大地震的余波。

谁知道—— 我大哥、二哥夭折。椎心泣血后,您擦干泪痕,推开黎明的阵痛,把您最小的儿子领到这迭变恒久的尘世上,引以所有光芒,欣慰地看他撒下花瓣样的脚印。

谁知道——您十月怀胎娩一朝,鬼门关里转一遭。您手抱娇儿共枕睡,一天喂儿三肚奶。小儿发牙硬啃咬,甜了小儿疼娘亲。左边睡了右边睡,右边睡了左边睡;若是两边都湿了,双手捧入您胸前。我们兄弟姐妹能走能跳能上学了,您一怕孩子饥寒,二怕孩子淘气,三怕孩子被病欺。

谁知道——风尘仆仆,严寒酷暑,您曾多少次带幼时多病的我去邻村诊所、乡医院看病。九岁,我捉青蛙被半截啤酒瓶扎伤,忧伤也划上了您眼角。你让哥哥背我奔波两三千米远,去当地最好的诊所诊治。儿在娘心上,娘在儿身旁。路长,疼更长。

谁知道——九曲求学路,您为儿费尽心力。我是您暖暖掌纹乱游动的小鱼,我是坐在您膝头的宝宝。怎能忘,您将谜语、童谣、神话塞满厨房,又为我“立志出乡关”含笑带泪。送吃送穿,一颗心恨不得伴儿左右。羊跪乳,鸦反哺,可我,愧当年懵懂无知,青涩逃学、轻狂顶撞师长,叛逆写满我的少年时光。我仿佛看见您发间一根银丝因我而生,脸庞一道皱纹因我而长。

您用爱,撑起一个家天堂,笑容却从未瘦削,仿佛厄运从未造访。

您是泰戈尔《金色花》里的母亲,是冰心笔下的荷叶啊!

这世上,有母亲,就会有爱,有宁馨,有奇迹

这世上的厚德,荣光,骄傲,功勋,都来自母亲。

这世上的崎岖苦涩,挫折磨难,因为母亲,都自矮三分。



不知远方在哪里,长大后我走天涯,淡忘了您的一年四季,忘光了您的一日三餐啊,母亲。

红颜老啊,鬓飞霜,一生一世一个娘。母子一场,莫非只有着渐行渐远渐难望?

儿想娘哭一场,娘想儿哭断肠。

谁能从时光中伸出一双手,一把搀起自己的娘?

    谁能在月光下化为桂树,逃出思念的网?

母亲,您站成村口的老榆树,站成一个村庄,站进时光,仍把儿女张望。

      


红霞烧尽,碧溪潮卷两岸,明月悬银,低于房檐。

是倦鸟扇动了暮色吗?浮云游子意,竟成了东风吹落的滂沱泪光。

梦碎《回乡偶书》里,您灵前“长明灯”摇曳。远去经年,甘化泥土,撑起孩子温暖脚印。失去慈母失去根,我该如何处欢颜?

消瘦的风殷勤探看。阳光下走到一起的,总像娘亲的灿烂;如瀑月色下醒过来的,都是皎然的思念。

五彩喧嚣的白天,我呼吸在诗书里不能自拔;烛火清醒的子夜,我又陷入母亲您柔柔目光。

我一颗不羁的心,成了温顺的羔羊,依偎在回忆的牧场。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