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灯的人|漯河名城网——漯河门户网站,漯河新闻网,漯河发布

谭艺君

44日是清明节。这一天,江河呜咽,山川悲鸣。鲜艳的五星红旗徐徐降至半杆处防空警报鸣响,汽车、火车、舰船同时鸣笛,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深切悼念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牺牲的烈士和逝世同胞。

如果说疫情是人类的暗夜,医生就是那为众生提灯的人。他们倾尽生命的火焰,照亮至暗时刻;他们用医者仁心唤来明媚的春天,自己却倒在通往春天的路上。



古人云:不为良相,则为良医。

在古代,医生有三样东西是不能少的。纸灯——留着走夜路用的;油伞——防备在路上下雨的;药箱——治病救人的武器库。此三物俗称“医家三宝”。

历史长河中,多少医者,为救治患者,在冰冷的夜色中独自提灯前行;听说有病痛者,主动风尘仆仆地前去探视;为抢救病人,在漫天的风雪中满身泥泞,跌倒又爬起来……这些烛照岁月的“提灯者”,是人类史上迸发出的生命之光。

“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慮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瘦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1500年前,药王孙思邈就写下中国医生应具备的品质。生命至上,平等地对待每一个病人,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不顾一切地去救治生命。这是我国历代医生的优良传统。

疫情最严重的荆楚大地,曾出现过一位伟大的医者李时珍。他矢志岐黄,医疾救厄,不计报酬,不辞劳苦,活人无数。“夫医之为道,君子用之以卫生,而推之以济世,故称仁术。”写进《本草纲目》的医者之道传承至今,感召一代代医者,汲取他跨越时空历久弥新的精神力量。

医者仁心。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近代护理的创始人——英国护士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又被称为“提灯女士”。在克里米亚战争中,她手持油灯巡视英军设在伊斯坦布尔的军医院病房,无微不至地关照伤兵,依靠严格的管理有效降低了伤病员死亡率,从而赢得了这一不朽称呼。战争结束时,人们甚至将她描绘为手执油灯与柳叶刀的不列颠尼亚女神。

医者手中的灯,是永不凋零的花朵,给人们带来温暖和希望。



每当夜幕降临,只要医院的灯还亮着,你就会睡得踏实。因为你知道,医院的大门是永远敞开的,总有一群医生在值班待命。当你遭遇突发疾病时,无论身边有无亲人,医生都会奋力抢救。有了这份笃定,你的内心就不会慌乱。

年幼时我经常深更半夜发高烧。这时母亲就会背起我,走很远的路去乡卫生院打针。四周黑黢黢的,寒风肆无忌惮地呼啸。我趴在母亲背上,在她粗重的喘息声中,抬起头就能看见乡卫生院的灯火远远闪烁,在寥寂的旷野中尤显温暖。

医生是人们一辈子都离不开的人,从生命的起点到终点,都需要医生的陪伴。一生中或许会有很多少次,我们和医生并肩与病魔战斗。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与医者,都有过命的交情。

基辛格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疫情肆虐时,那些提着生命之灯逆向而行的人,更是勇者。“疫情就是命令,哪里需要我,我就到哪里去。”“不计报酬,无论生死……”一份份按着红手印的请战书,一句句铿锵有力的话语,一次次大无畏地奔赴。他们像火把、像灯盏,像穿透乌云裂隙的阳光,“不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瘦劳,一心赴救”,用生命守护生命,筑起一道道疫情防控的铜墙铁壁。

“我热爱这份工作,它满足了我对英雄的所有幻想。”市传染病医院呼吸三科护士王丽莉如是说。疫情发生后,她丢下幼小的女儿年迈的父母,义无反顾走上抗疫前线,坚守在隔离病区。同她一样,还有很多个“她(他)”。一袭袭白衣,在病房穿梭,戴着厚厚的面罩,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他们往往不吃不喝连续工作七八个小时,衣服湿透,口罩和护目镜在脸上留下深深的勒痕。他们承担着繁重的任务,脸上写满疲惫,却依然绽放明媚笑容。他们陪病人穿过黑暗和恐惧,穿过晨光与落日,穿过一道道生死门。

“我要把阳光留给这些人,我要把甘甜的空气,送到他们的唇边,用白云擦去他们脸上层层叠叠的汗滴和印痕……”一位诗人深情写道。

疫情发生后,我市先后派出两批援鄂医疗队奔赴武汉主战场。有人推迟了婚期,有人剪去了长发,有人告别了新婚的爱人,“父子兵”、“夫妻档”……这些可敬的提灯者,为武汉带去温暖、信心与力量。

我市派出的第二批援鄂医疗队中有一对“姑嫂”组合:嫂子叫韩丽,来自市中心医院,小姑叫朱亚楠,来自漯河医专二附院。姑嫂俩都是瞒着家里老人去武汉的。“医生都比较忙,一年到头俺俩也不见几次面,没想到这次成战友了!”嫂嫂韩丽说。后来婆婆得知儿媳、闺女都上战场了,心疼得不得了。

是的,他们也是父母的孩子,孩子的父母。可当他们被使命所召唤,披上战衣,在最黑暗最危险的地方,与肆虐的病毒作殊死搏斗。只要生命不灭,他们手中的灯就会不停闪耀爱的光芒。

对自己的亲人,他们一样有深沉的爱,有满腔不舍和牵挂。《漯河日报晚报版》曾编发过一篇《我的妈妈是最美逆行者》的文章,作者是一名中学生,她妈妈是一名急诊科医生。疫情发生后,她妈妈害怕把病毒带回家,给亲人带来风险,回家后就自我隔离,吃睡都在阳台上,饭菜由爸爸送过去。虽然身处同一个屋子,但作者和妈妈说话只能通过喊的方式,或者用微信视频来交流。用瘦弱的肩膀扛住人间的风雨,医者家庭生活的细节,让人泪目。

“新冠肺炎没那么可怕,做好防护,配合治疗,就一定能够战胜它。”一直坚守在我市隔离病区的护士王剑侠说。

是的,疫情并不可怕。因为我们身边,有那么多提灯的人,那些以命相搏、护山河手足无恙的勇者。以平凡成就伟大,他们是新时代的英雄,是脊梁、精神、义和道。



著名文学家夏衍在临终前几度昏迷,有一天晚上病情恶化,身边人员对他说:“我去叫大夫。”此时,夏衍突然睁开眼睛,艰难地说:“不是叫,是请。”

一个“请”字,有情有义有温度。

为生命提灯的人,理应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爱戴。他们值得最高的礼遇、最深的敬意。

让我们来看看这两个让人感动的小故事。

2月24日下午,我市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员、市六院心内三科的张伟医生正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挥汗如雨,68岁的王大爷提着一小袋自家种的蔬菜走进市六院寻找他。四年前,王大爷的老伴住院,得到张伟医生的精心治疗和生活上的多方关照。王大爷老伴痊愈后,张伟经常给王大爷打电话,询问老俩口的身体状况,指导用药。王大爷也把张伟当成自己的亲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拿点自家蔬菜看望他。得知张伟奔赴武汉战“疫”,王大爷既心疼又担心,对接待他的医务人员再三叮嘱:“一定给张伟说,让他保护好自己,平安回来!”

“付梅,饺子已准备好,妈妈盼你,平安归来。”这是80岁的白秀荣老人给我市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员曹付梅的留言。白秀荣是曹付梅医生的“老病号”,她说,“我住院时,付梅像对待妈妈一样悉心照料我。”一份情,早已融进了彼此的生命里。当听说55岁的曹付梅也到武汉战“疫”时,白秀荣忍不住流下眼泪。

谢谢你,曾经温暖了我的心窝。

时光匆匆,世界依旧充满爱。这些医患情深的故事,让我们明白,医者为何无所畏惧,逆向而行,他们又是如何从凛冬泪挥,走到春暖樱绽。

妙手,回春。

如今,工厂,已经渐次开工生产,机器又敲击出春天的节奏;学校已做好开课准备,校园将飞出琅琅书声。

春风浩荡,鲜花即将开满山岗。

当每一个人脱下口罩、走出家门、自由呼吸之时,让我们用眼泪,歌唱新生;让我们一起端起花朵的杯盏,向所有的提灯者致敬。

从今天起,让我们珍惜生命中的每个人、每一天。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