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林某风案!|漯河名城网——漯河门户网站,漯河新闻网,漯河发布

一个悬了很久的靴子,终于落地了。

9月16日,登封市人民法院对外公布一起备受关注的案件的一审判决结果。林某风等50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及被告单位犯非法占用农地一案依法公开宣判。该案系上级法院指定管辖,省扫黑办挂牌督办的重点案件。


登封法院一审宣判


在50名被告人中,60岁的”明星村官“林某风的资历最为瞩目。他被判处有期徒刑24年零6个月,是最重的一个,也为他灰色的人生画上了一个惊叹号。

这也是登封法院受理的犯罪人数最多、涉及罪名众多的重特大涉黑案件,涉案人数达50人、涉及犯罪事实43起、涉及罪名11个、案件卷宗近180册,庭审历时2天。

林某风曾任漯河市源汇区干河陈乡干河陈村书记、河南某实业发展集团董事长。在外界看来,他是一心为民的“好支书”,在他带领下,干河陈村书写了嬗变传奇,他也荣获全国十佳村官、全国劳模等荣誉。

这是他的A面。谁会想到,曾经的他,会一步一步走向深渊。一直到他被抓后,很多人非常吃惊。长长的起诉书上显示了他的隐秘的B面:打压异己,培养亲信,把控基层政权;把村子当作自己的“独立王国”,以暴力强拆开发房地产起家,目无法纪、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称霸一方,充当干河陈村的“土皇帝”。

2018年9月以来,按照上级领导要求,郑州警方异地用警,成功打掉了以林某风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林某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24年零6个月,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49名被告人被判处18年零6个月至一年零两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郑州警方异地用警


“岂容这样的村霸肆无忌惮!”在一个个铁证面前,林某风的真实面目被一一揭开,与之有关的保护伞也受到严肃处理。消息一出,村民们拍手称快。


“土皇帝”


9月,长夏逝去,凉秋悄来,漯河市西南城郊的干河陈村,又是一个秋天。距离干河陈村最近的牛行街,曾是闻名全国的牲畜交易中心。如今,因为一个案件,引起了各方的瞩目。

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1982年,从部队复员后,23岁的林某风曾担任当地粮食局下属的食品厂厂长。1993年9月,他回到了干河陈村任党支部副书记,同时担任村办企业铁西经济体总经理,1995年任干河陈村党支部书记。

在各种大会小会包括各类媒体上,他不止一次地讲述自己回村的初心,“我从小在干河陈村长大,对这片土地有着深深的感情,也亲身经历了这块土地上的贫穷,我就想着能够为家乡的老百姓做些事情,用能力去改变这一切。”

1998年,林某风将村办企业集中成立河南某集团,由他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2012年至2017年还兼任干河陈村村主任。其后,林某风还曾担任过干河陈乡党委副书记,兼任过漯河市源汇区开源新区管委会主任。

警方依法查明,自从成为干河陈村的“一把手”后,林某风开始在干河陈村建立属于自己的 “独立王国”,逐渐成为干河陈村的“土皇帝”。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情是,1994年4月30日,在被害人田某承包干河陈村冷库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林某风私自以铁西总公司的名义下达“解聘冷库承包人田某”的决定,其后强行对田某的冷库更换锁具,张贴封条。在田某起诉林某风并胜诉后,林却拒不执行判决,为确立自己的强势地位树立了“威名”。

林某风喜欢打着为村集体利益的幌子,利用手中的权利和金钱,操纵干河陈村的基层选举,大肆发展自己的亲信为村委成员,将干河陈村村委刘某胜、刘某军、曹某花等发展为左膀右臂,从而达到真正操控干河陈村的目的。

同时,该村部分村委成员不仅担任干河陈村村委人员,又被林某风安排进其掌控的某集团任要职。林某风还以招收保安为名,网罗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充当其司机、保镖和打手,通过培植自己的势力,把持干河陈村基层政权和操控村集体企业,逐步形成了以林某风为首,以刘某胜、刘某军等为骨干成员,以陈某伦、程某青等为一般参加者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



林某风等还通过行贿等手段拉拢领导干部充当保护伞。这些保护伞,放纵助长了林某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嚣张气焰,放任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发展。


“第一桶金”


2018年2月2日,干河陈村组织了一场“聚焦开源新城”媒体采风活动,在公开报道中这样介绍干河陈村的发展经验:没有启动资金,林某风带头拿出积蓄,并采取村干部、党员带头,村民自愿入股形式,筹集了300多万元,组建了股份合作企业某集团,拉开了干河陈村大开发、大建设的序幕。

其实,用一个员工的话说,“集团主要是开发房地产挣钱的,开发房地产用的都是干河陈村的土地和拆迁村民的民房,建成的小区一部分用于安置,大部分是对外出售,开源就是靠这样先期发展的,这就是集团的‘第一桶金’”

郑州市公安局犯罪侦查局一支队副支队长张铭告诉正观记者,林某风控制的某集团,垄断了干河陈村的土地开发,辖区内几乎所有的土地开发都是先开发后补手续,无视国家法律,任意强占土地,耕地遭到严重破坏。从2001年起进行房地产开发,共计44个项目,涉及土地约2300亩,后期通过运作,部分项目已补办手续,但仍有22个项目未完善相关手续,涉及耕地1100余亩。


林某风在法庭受审


“以前我都不当回事,总觉得把相关领导搞好关系就啥都好说,但实际上‘绑架’了政府”。在被抓后,林某风向办案人员“轻描淡写”地悔过。

在拆迁干河陈村村民的房子时,只要不同意拆迁的,林某风就会组织人把人从房子里架出来,把东西抬出来之后强拆。干河陈村的陈姓村民因不愿拆迁,就站在房顶上阻止强拆,结果被林某风指派的几个人打伤后完成了强拆。

为了搞开发,林某风不择手段。拆迁后,从村民手中收回宅基地和农田,低价收高价卖,这样做实际上不用掏一分钱就得到了土地的使用成本,为他开发省下了很大成本。房子盖好后,干河陈村的大部分村民都需要再添钱才能购买某集团开发的房子,村民们对此意见都很大,但是也只能忍气吞声。

林某风利用村民的集体土地非法开发房地产,还不忘给自己增加“光环”,先后担任源汇区、漯河市、河南省的人大代表,还获得了全国优秀复员退伍军人、全国十佳村官、全国劳动模范等众多荣誉。

在很多人的眼里,林东风可谓“春风得意”,是个令人尊敬的“成功人士”。


“警车护驾”


“后来,随着自己事业的不断壮大,我的思想也极度膨胀,出现了错误的认识和错误的做法。”这是林某风的话。在干河陈村及某集团20多年的发展中,“驾警车打死人事件”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也是当地人的噩梦。

2003年,林某风托人找到当时源汇区司法局局长,以支持发展某集团名义要了一个警用牌照。其集团买了一辆白色桑塔那轿车,喷涂了警用标志、悬挂了警灯,外表和警车一模一样,平时就停在集团里面供其日常使用。

之所以找辆警车,用林某风的话来说,就是“年轻气盛,有些逞能、耍威风的心态,”,他想着自己公司有一辆警车,对社会上的一些人会有震慑作用,“让人觉得我们集团很厉害,也不敢随意来找我们的麻烦”。      

然而,好景不长,2004年9月18日晚上9时许,林某风的司机兼保镖洪某涛与李某林、翟某雷、陈某等人驾驶该警车到漯河市源汇区泰山路附近的一家酒家吃饭时,因翟某雷结账时要求饭店优惠20余元遭到饭店收银员拒绝,洪某涛、李某林、翟勇雷、陈某等人便无事生非、逞强耍横,对饭店老板白某、厨师鲁某等人进行殴打,并将鲁某打倒在地。

其后,李某林窜至附近一家饭店的厨房内拿了两把菜刀,向倒地的鲁某腿部砍了两刀,致鲁军右大腿严重受伤。后陈某驾驶某集团的警车逃离现场,李某林、洪某涛、翟某雷等人拦截一辆出租车逃离现场。后鲁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后,李某林和洪某涛为逃避抓捕,逃窜至广州。洪某涛在外逃一个月后,林某风利用其关系劝其回漯,为其违规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后,又让其回公司上班。“这事儿漯河很多人都知道,我们想着洪某涛这辈子完了,但没想林某风这事儿都能摆平,让我们对他很钦佩。”一名员工表示。


郑州警方侦查人员分析案情


时至今日,犯罪嫌疑人洪某涛、陈某、李某林、翟某雷等人均未对鲁某的家属等进行任何赔偿,给鲁某的家属、白某等人造成了巨大的身体伤害和精神创伤。直到林某风被控制后,2018年12月,35岁的主犯李某林才被抓获。


“老年协会”


通过违规进行房地产开发积累巨额财富,林某风及其掌控的某集团成长极其迅速。随着财富的不断积累,该组织成员越加变得目无法纪、嚣张跋扈、为非作恶、欺压群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制造一系列的恶性事件。

在干河陈村,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被林某风组织起来,起了个名字“老年协会”。某集团一名中层表示,有些事情牵涉到政府部门的,某集团不方便出面,也需要些“软暴力”,就是曹某花和刘某军领着村里的老年人去堵门、静坐。因为村里的老人都拿着村里“工资”,一般由村干部通知,他们也都会去。

“这都是以老头、老太太为主,也没人敢打、敢骂他们,去的人还多,安排老头和老婆到现场围堵政府大门,就是为了壮壮声势,做做样子,向政府部门施压,迫使人家让步。这些老人被称为维护集团利益的‘机动队’。”

2005年3月,林某风因不服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指使刘某军、林某才等人带领村里的老人和保安共计200余人围堵中级人民法院大门,长达两天,致使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和办事群众无法正常进出,正常工作无法开展,最终迫使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被迫改变判决结果。

一位员工回忆,“当时去的老人每人发了10元钱饭钱和1元钱的公交车钱,后来我们又连着去了两天,到第三天,接通知说事办成了,就让我们都走了。”          

2009年9月,漯河市经开区消防大队在消防检查过程中,针对林某风控制的集团银基超市衡山路店消防不合格、消防证件不全问题,多次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银基超市消防问题一直未整改到位,经开区消防大队最后一次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后,对银基超市店长娄某进行治安拘留处罚。

后银基超市负责人冯某(系林某风妻子)指使银基超市经理陈某等带领干河陈村的老年人等故伎重演,围堵经开区消防大队大门数小时,致使消防队无法正常出警,并以此方式迫使消防队提前将拘留的娄某释放,并为银基超市出具消防合格证明。

“作为一个村干部,无论如何我都应该通过正常途径反映问题,而不能利用这些老年人出面、使用这些‘赖招’去帮助解决问题,这是我的错误。”在多次利用老年人及保安围攻政府机关后,林某风这样反思自己。  

“何必当初”

为了最大限度的获取经济利益,林某风对外宣称某集团属集体企业,但他利用掌握的公权力,在干河陈村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数次变更股权的方式将属于集体的股份变更到自己的名下,并将其亲信刘某胜、刘某军、曹某花等人安排进集团重要岗位,从而达到了实际掌控集团,聚敛巨额财富的目的。

林某风以某集团为幌子,采用非法占用农用地、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手段,垄断了干河陈村的房地产开发、旅游、宾馆、餐饮等业务。该组织在政府或群众投资建设的项目中,存在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欺行霸市等违法犯罪行为。

2012年4月,林某风指使黑社会犯罪集团的骨干成员曹某花等人,对漯河市一家房地产公司正常施工的“某御苑”工地大门口挖沟,阻碍工作人员和设备进出工地等,从而达到了阻碍整个项目施工的非法目的。

该公司负责人申某迫于无奈,找林某风协调。林某风提出了索要1500万元的无理要求。申某感到数额巨大,多次协商。最后,迫于工程进展的无奈,申只好向林某风支付了800万元人民币。事后,林某风为掩盖其“无理索要800万元”的目的,伪造一份 “协议书”,逼迫被害人申某与其签订。



集中抓捕


2018年9月,根据上级机关的部署和要求,郑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马义中部署成立专案组并任指挥长,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马会强任专案组组长,由登封市公安局主侦并抽调犯罪侦查局、经侦、国土等单位共160余名警力开展专案侦办工作。

在此期间,河南省纪委、省公安厅密切关注,多次听取案件进展情况汇报,对案件侦办工作进行实时跟进、指导协调。

2018年10月,郑州警方对某东风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立案侦查。2020年9月16日,登封法院对登封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林某风、刘某胜等50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及被告单位犯非法占用农地一案依法公开宣判。

登封法院审理查明,1998年以来,被告人林某风组织、领导,被告人刘某胜、刘某军、曹某花、林某、林某新、王某辉为骨干,陈某庄等人参加的组织,长期把持基层组织,有组织地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干扰了漯河市源汇区的经济、治安及社会秩序,给当地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正是由于我的错误认识和错误做法,不仅毁掉了我自己的家庭,也因此让很多人跟着我触犯了党纪国法,并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这是林某风的告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不会想到,在花甲之年等待他的将是一个又一个寒冷而漫长的冬天。

(本文由郑州市公安局供图)

来源:正观新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