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台书声”今犹在|漯河名城网——漯河门户网站,漯河新闻网,漯河发布

我老家在临颍县皇帝庙乡袁庄村,影台寺村在我们村东边,皇帝庙村在我们村南边。过去,袁庄村到影台寺村之间有个高土岗就是尚书台,又称东岗顶。皇帝庙学校后面也有一个高土岗,人称西岗顶。


影台寺和皇帝庙村名的由来

关于东岗顶,据临颍县志记载,东汉经学家马融(公元79年~166年)任许州令时曾于台上读书,并在这里设帐授徒。因为马融做过尚书,所以叫尚书台,又称马台。“马台书声”在明清时期曾被列为“临颍八景”之一。影台寺村建有马融祠,后成为寺庙。因台高遮寺,故称为照影台,俗称影台寺。影台寺村因影台寺而得名。

明代临颍人杜楠曾写诗二首描绘当时影台寺和尚书台的美景:

郁郁集万木,亭亭起孤台。

莹莹塘水深,馥馥荷风来。

美人构书屋,绛帐乐群才。

忠经一以述,大山何崔嵬。

胡为竞榛芜,徒倚空悲哀。

谈道人何在,孤台尚有形。

禅房移绛帐,梵语没忠经。

苔苏迷庭碧,芙渠入含青。

衣冠嗟往事,风破半池萍。

皇帝庙村因为村里有个皇帝庙而得名。传说东汉末年,刘备和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后,有一次走到这里时遇到大雨,见路边有座小庙便进去避雨。后来人们便把这座庙改名为三义祠,庙里塑有刘、关、张三人的坐像。

后来刘备当上了皇帝,人们又称三义祠为皇帝庙。皇帝庙村因之得名,并沿用至今。

我小时候,东岗顶和西岗顶都是占地面积很大的高台,岗顶是平地。

生产队时期,东岗顶上建起十几座砖窑,人们在岗上挖土做砖、烧窑,经常挖出陶罐、空心砖,听说还有人挖出了宝剑、护心镜等。因此东岗顶总是充满神秘色彩,人们说那里很“紧”(方言即危险的意思),夜晚是不敢单独去的。

西岗顶因地势高,每到麦收季节常作为打麦场,岗顶被碾压得光滑平坦,有堆积如山的麦垛。“三夏”过后,打麦场上种上了蔬菜,成为生产队里的菜园子。

村民盖房子经常在西岗顶的北边边缘挖土,有时会挖出古老的瓦片和断砖,像是古时候房屋的残片。再往下深挖,就会出现河蚌、贝壳、海螺等,像是河流淤积的断层面。天长日久,岗顶挖成了一个大坑,下面还挖出了流沙。据此或可推断这里以前曾经有河流,还有人居住。

东岗顶和西岗顶并不相连。东岗顶地势高、面积大,南北宽阔。东岗顶的北边台下是影台寺,后来改为影台寺学校。西岗顶的西南边是皇帝庙,后改为皇帝庙学校。我在皇帝庙学校上学的时候,校园里有一棵一搂粗的柏树,一个碗口大的铜铃就挂在这棵柏树上。学校里有三排草房就是教室,里边是用土坯垒砌的一排排土台做课桌,台面是整齐的空心砖,据说这些空心砖都是从东岗顶上挖出来的。对于当时的孩子来说,有这样的“桌子”就算是条件好的了。学生上课时自己从家里搬一个小板凳,趴在土台上写字。台面上的空心砖被摸得油光发亮,上边有孩子们用铅笔涂抹的字画,还有用小刀刻的名字等。

由于长期挖土烧砖,东岗顶被夷为平地,又向下挖了几米深,有的地方挖出了沙层,东岗顶变成了窑坑。政府部门实施环境保护措施后,东岗顶上的砖窑都被拆除了,坑洼地被当作荒片地承包了,种上了庄稼,已经低于周边的田地几米,曾经的尚书台消失殆尽。一到连阴雨天,这里积水成渊,远远看去就是一个大水坑。唯有北边的影台寺学校里每天书声琅琅,仿佛曾经的“马台书声”依然在这片土地上回响。


大雁坑和虚粮塚的传说

影台寺学校只有小学,学生上中学就要到皇帝庙学校就读。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班里有来自影台寺村的同学,跟我说起过影台寺村的大雁坑和虚粮塚,充满传奇色彩。

影台寺村东南有个大坑,水与坑沿平,水深不见底,没人敢在坑里游泳。坑里水草丰茂,野生水禽很多,经常看到有大雁在此栖息,人们叫它大雁坑。

传说东汉末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割据中原地区。曹操和袁绍是当时两大对立的军事集团。一次,袁绍大军南下,派人联络曹操,名义上是要结成同盟,实际是为了打探虚实,了解曹军的兵力部署和军事实力。曹操为了迷惑袁绍,虚张声势,制造假象,设计了虚粮塚。

相传曹操把军队驻扎在今天皇帝庙村一带的西岗顶上,派兵从影台寺东南部昼夜挖土,运达高岗,堆积成山。然后在土上倒上粮食,伪装成一个个粮食堆。整个高岗变成了“粮食储备库”。曹操派驻军在周围驻扎、把守。袁绍派的使者到了以后,曹操派人领着他视察西岗顶上的士兵操练演习,又故意暴露出粮草基地。袁绍派的使者回去以后,向袁绍报告曹军兵强马壮、粮草充足。袁绍从此不敢轻举妄动了。由于建虚粮塚挖土,把影台寺东南挖成了一个大坑,就成了大雁坑。

我小的时候大雁坑的面积已经变小了,不过风景依然秀丽。一到秋天,水如明镜,映着蓝天白云,与落日形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尚书台、大雁坑、虚粮塚的传说以及三义祠的故事,让东岗顶和西岗顶有了丰富的人文历史内涵,也让这片土地充满了神秘感。

尚书台被挖成低于地面几米的窑坑,种满了庄稼。不远处的影台寺学校书声琅琅。


文/图 郑颍勇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