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国庆阅兵:霍俊涛——“祖国的尊严就是我们的生命”|漯河名城网——漯河门户网站,漯河新闻网,漯河发布

“心中最多的是自豪和喜悦、神圣和庄严。”9月17日上午,在市区金领域小区,一提起1999年国庆50周年大阅兵,霍俊涛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那次大阅兵中,他是重型反坦克导弹发射战车2号车的车长。

霍俊涛1991年入伍,曾在福建、江苏等地服役,1999年在原南京军区某部服役,任反坦克团军务股参谋,中尉军衔。如今,身为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支队监督检查科科长的霍俊涛,谈起国庆50周年大阅兵,眼中满是青春的光彩

刻苦训练

霍俊涛所在的部队,曾在1998年夏天参加长江抗洪抢险。返回驻地刚刚休整一个星期,他们就接到了参加国庆50周年大阅兵的命令。

参加阅兵人员进驻安徽肥东机场时正值寒冬,气温常在零下8℃以下。1999年元旦刚过,合肥地区突降大雪。霍俊涛回忆说,朔风裹着冻成冰渣的雪粒打在脸上,让人冷得失去了知觉。眼泪遇风流出,顺着脸颊流进脖子,但没人伸手擦一下。虽然有手套,可一阵训练下来,紧贴裤缝的五指都挂满了细长的冰凌,那连心的十指仿佛已不属于自己。

霍俊涛说,当时整个阅兵方队没有一个不生冻疮的,有的溃烂之后连白手套都褪不下来。还有就是脚与马靴连在一起脱不下来,后来抬到营区用火烤才使鞋脚分离,但连皮带肉掉了一大块。那一刻,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能抑制住自己,潸然泪下。

“这些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最让人担心的是训练不好或者军姿形象不达标被退回去。这对于参加训练的我们来讲是最丢人的。军姿训练一站就是3个多小时,无论烈日还是雨雪,就算是你的手指尖成了滴水的屋檐,只要没有稍息的口令,任何人只能是雨中的雕像。”霍俊涛笑着说,“那时我比较瘦,站军姿时头习惯性往右歪。怎么办?睡觉时我就把右边垫得高高的,早晨起来,脖颈处像是要断了一般。可是,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最后,我想到了在领口倒别斜插大头针!”方队领导发现后,三令五申禁止别大头针。但霍俊涛尝到了“甜头”,晚上也用大头针。就这样,他慢慢克服了头往右歪的习惯。

挑战极限

霍俊涛说,就像大家在《新闻联播》里看到的阅兵训练一样,他们那时每次训练,每一排面也都要拉上“五线谱”(帽线、话筒线、胸线、腰带线和脚尖线)。像头上顶盘子、肩上放木块、手指夹纸牌、领别大头针、腿绑绳带、三点靠墙、卧不用枕、两人对练、对照镜子等等,什么样的法子他都走过不止一遍。

相比之下,纠正歪脖子不是太难:阅兵对不眨眼的要求,是一个人不拼尽全力就无法逾越的难关。阅兵对参阅人员的一个要求是40秒钟不眨眼达不到40秒钟的一律“下岗”谁也拿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凭着一腔热血千锤百炼,大家都把眼睛豁出去了。

早晨盯着初升的太阳练,晚上盯着灯泡练,熄灯后在被窝里对着手电筒练,有的干脆用火柴杆撑着练。肥东机场风沙大,风沙四起之时,大家直起身子迎风而立,眼进细沙不能揉,眼泪直淌不能吭声……

“我们有着比徒步方队更为残酷的磨炼,因为我们不能走、不能动,一站就是钉子般的几个小时,眼睛一睁就是好长时间。”霍俊涛说,“我的纪录是8分钟。我们阅兵方队的最高纪录超过了20分钟。”

最难熬的是夏天。1999年的北京之夏,遇到了百年不遇的高温天气。在阅兵村铁木结构的简易房里,中午室内温度达到42.2℃,反坦克导弹发射车内则达60℃。为适应高温,霍俊涛和战友都把配发的电扇收起来不用,中午在毒辣的太阳下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他们请人在身边看着,以备中暑急救。一场训练下来,脖颈被头盔里流下来的汗水都渍烂了,皮靴里没有哪个不倒出几捧水来的。后来,军医向方队领导建议,每名战车乘员一天必须喝三四公斤水即便这样,也不见有人提出要去卫生间

中央电视台军事节目组记者来训练场采访,有名体质较好的记者钻进受阅车内体验了一下,没五分钟整个人就撑不住了,说在那里能待上五分钟,就不是一般的素质了。

霍俊涛说,敢于向生命极限挑战,练就的是军人过硬的军事素质。肩负起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的重大历史使命,源自热血男儿为祖国争光高于一切的崇高信念

阅兵誓师

1999年9月29日上午,受阅方队召开了隆重的国庆阅兵誓师大会,举行了一场特别的仪式:在国旗上签名,以表达受阅官兵对伟大祖国的热爱之情,表达官兵对胜利完成受阅任务的坚定信心。“当我走近那面官兵们在训练之余亲手绘制的,长3.6米、宽2.4米的特大号国旗,并在上面郑重签下自己的姓名时,我深深地感到,自己和亲爱的祖国是紧紧连在一起的祖国的辉煌就是我们的荣耀,祖国的尊严就是我们的生命。”霍俊涛激动地说。

9月30日晚,正式阅兵前一天,官兵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整装待发。可是,老天爷好像是有意磨砺大家的意志似地突然变脸:刮起大风,下起大雨,气温一下子降到了8℃。按照阅兵总指挥部的要求,当天晚上受阅官兵要进行铁路装载输送,而且还必须在指定时间到达指定地点,不得拖延和提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平板车的装载,在晴好的白天难度都很大,在天黑、下大雨、刮大风、平板打滑的情况下,装载更是难上加难……等到达了集结地点,大家已经在雨中整整淋了5个多小时,连续36个小时没合过眼了。到了长安街,大家匆匆地喝了碗炊事班送来的姜汤,又忙着擦车、修补被雨淋坏的车轮轮廓线等,一直坚持到所有工作都完成之后,才换上干净、漂亮的阅兵服,等待祖国和人民的检阅。

接受检阅

1999年10月1日,身披节日盛装的北京天安门广场,成了世人瞩目的焦点。

风雨过后,北京黎明的天空更加湛蓝。从位于长安街建国门的古观象台欣然西望:一道壮观的绿色长城,沿长安街绵亘向东。排列在长街之上的陆、海、空、二炮、武警和民兵预备役部队17个徒步方阵、25个战车方阵,似挺立的峰峦、如坚固的城垛,巍然屹立。132架战鹰编成10个空中梯队,此刻也正在华北7个机场翘首待飞。

10时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50周年庆典开始!50响礼炮轰鸣,让中华儿女热血沸腾的《义勇军进行曲》奏响,鲜艳的五星红旗像一束火焰在天幕上燃烧。

11点07分,当霍俊涛的受阅战车通过天安门广场主检阅台的那一刻,作为受阅重型反坦克导弹发射战车2号车车长的他,浑身上下热血沸腾,感到无上的光荣和从未有过的骄傲,自豪感从心底油然升起。

军旗飘飘,军歌嘹亮,马达轰鸣,铁流滚滚。那整齐的步伐、威武的军容、严明的纪律、坚强的意志,合着一流的精神风貌、一流的作风纪律、一流的训练质量,都淋漓尽致地展示在全国人民面前。那种激动、那种兴奋、那种喜悦、那种自豪、那种荣耀……霍俊涛说,都难以用语言表达。

回忆当年大阅兵的盛况时,霍俊涛依然激动万分。翻开当年的受阅相册,霍俊涛仿佛又回到了受阅队伍,“国威军威高于一切、参加阅兵无上光荣”“受阅一次、光荣一生”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回荡。

“1999年参加国庆大阅兵,激励着我不断奋斗、永远向前!”霍俊涛坚定地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