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帐”和“台账”,谁正确?|漯河名城网——漯河门户网站,漯河新闻网,漯河发布

为顺利完成某项工作,我们往往要细化任务分工,有的将此类材料写作某某“台帐”,有的作某某“台账”。近日与同事聊起二者孰是孰非,莫衷一是。笔者从字源流变和汉字规范角度澄清一下。

关于“帐”和“账”的起源流变。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巾部》:“帐,张也。从巾,长声。”“帐”是形声字,巾作形旁,表示其意义与巾帛制品有关;长作声旁,表示其读音。因床帐张施于床上,而且“张”“帐”音近,所以《说文解字》用“张”训释“帐”,古籍中也有借“张”表示“帐”的现象。“帐”本义指床帐。泛指张挂或支架起来作为遮蔽的用具,如帷帐、蚊帐、帐篷、军帐等;引申指记账、账簿、账单等义。“帐”怎么引申出“账”的意思呢?有观点说,由于古人把账目记于布帛上悬挂起来以利保存和查看,故称日用的账目为“帐”;还有人认为源于“供帐”,即古代陈设供宴会用的帷帐、用具、饮食等物,逐渐把登记这些财产及费用的簿书称为“簿帐”或“帐”;还有观点说因为古时按帐篷计算游牧民族的人户数,后又演变为把会计事物之数称“帐”。于是,古书中表示“床帐”义和“记账”义均作“帐”。

“账”是“帐”的后起分化字。人们为了区分“床帐”义和“记账”义,将“帐”的形旁“巾”调换作“贝”,声旁不变,新造出形声字“账”,专用于表示记账、账簿、账单等义。“账”始见于北宋时期编纂的《旧五代史》,其《周世宗纪二·显德二年诏》中有“每年造僧账二本,其一本奏闻,一本申祠部”。“账”为什么选“贝”作形旁?《说文解字·贝部》:“古者货贝而宝龟,周而有泉,至秦废贝行钱。”古代曾以贝壳为货币,虽然到秦代废除了“贝”,但“贝”作形旁的字(《说文解字》贝部就列有字头59个)却被后世沿用,人们在造与钱财、财物义有关的字时,仍然选用“贝”作形旁。可见,《说文解字》不仅能帮助我们用“六书”理论认识理解汉字,还能指导后人造字,并且记载和传承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知识。

关于“帐”和“账”的规范问题。“账”专用于表示记账、账簿义有一个被接受和认可的过程。清代以前的字书、辞书未收录“账”字。清代翟灏《通俗编·货财》:“帷幄曰帐,而记簿亦曰帐者,运筹必在帷幄中也。今市井或造‘账’字用之,诸字书中皆未见。”同时代的毕沅《经典文字辨证书·卷三》:“帐,正。账,俗。唐颜元孙《干禄字书》犹云‘籍帐文案’。”王鸣盛《蛾术篇·说字十》亦云:“今俗有‘账’字,谓一切计数之簿也。”长期以来,人们认为“帐”同“账”,“账”被看作“帐”的俗体,“账”多在民间使用。直到1932年,国民政府教育部公布的《国音常用字汇》将“帐”和“账”的繁体作为常用字收录,1949年商务印书馆发行的《增订注解国音常用字汇》对二字进行了解释,“账”的正体字地位得以确立。新中国成立后,加强了对汉字的规范化工作。1964年,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编印的《简化字总表》把“帐”和“账”的繁体均作为正体字进行了简化。1965年,“帐”“账”被收入《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1988年,二字被收入《现代汉语通用字表》。2013年,国务院公布了由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组织制定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其中“帐”和“账”均为规范字。同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通用规范汉字字典》对“帐”“账”进行了明确分工:“帐”表示用布、纱或绸子等做成的用来遮蔽的东西;“账”表示关于财物出入的记载、账簿、债等义。

为什么说用“台账”正确而恰当?2001年,教育部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发布的《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将“账本”“帐本”作为异形词,并规定“账本”为推荐使用词形,但依据最新规范应将其调整为规范词形。2016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新增词条“台账”:“业务部门对工作流程做的明细记录。原来多放在桌子上供人查看,所以叫台账。”需要补充的是,因这种明细记录类似于账本、账单,所以“账”引申用于“台账”。综上,“台账”用“账”既符合造字理据和引申义项,又符合现代汉字和词语规范。“台账”是正确的不二用法。

热门排行